昨天准备拉他和受受群聊说看电影的事情的时候 发现已经被他删了好友 

想来 就是发现他屏蔽了朋友圈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开始是火冒三丈 后来想起算了 只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躺在床上酝酿出眼泪 觉得没有办法那么快好起来 

又折磨自己一样地觉得 是我的错 喜欢他就是这么一件大错事

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地装作无知下去呢 你看见他还是会流泪 听见他的声音还是会回头 不然怎么叫孽缘呢 有种动物 一受到伤害就会竖起全身的刺来 本来自己已经好不容易慢慢把那甲壳给收起来 为什么又要来刺激它

那种很想把自己裹起来 用针刺去对待别人的感受 在很久以后的这个夜晚 一次性地又袭上来 让我觉得害怕


本来还想着 那第二天还要吃饭 看看他的态度吧

结果早上受受告诉我 他不来了 沉默了一下后 以为自己能大方地觉得 应该是有事吧 可是对着手机打了几个字后 大一那个暑假熟悉的感觉又迎面扑上来了 也是发现断了联系 约饭答应好了 他说不来了 就像一下子回到了那个时候  就像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一样 一切都那么一样 当头一棒 然后眼泪就不自觉地涌了上来 没有办法大度地不去联想

可是那个时候 一个月过后 满满地都是觉得愧疚 觉得不想再失去了 所以很努力地 小心翼翼地继续争取着 可是现在 突然就想删掉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不想再见他 不再打听他的消息 希望这一切 这个人都没有在生命里出现过一样 真的没有气力 没有办法 再顺着两年前 一切都再来一遍了 

想把故事到这里截止 想把他送的都还给他 他留给我的只有这寥寥几面 我用文字记下 想这样还给他 他既然要这样 就不该留给我做念想


故事到这里 就像一场梦一样 开头和结尾 如此相似 都结成了圈 令人惊恐 他以为我坚韧不拔视伤害如蝼蚁 他总是忘了我和他生命里的所有女生一样都平凡脆弱 他只知道我喜欢他 却好像从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他这样删掉我 让我觉得 我又做错了

原来不管怎么走都会失去 可是这一次真的累 我不想再同你挣扎了


下午看完电影 我问受受知不知道他删了我微信的事情 受受说不知道 我说他没告诉你 他说没有 然后告诉我说 昨天他问还有谁 受受说我 他就打了两个点过来 受受就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 但是大家都没说什么 后来在车上 我和受受说其实我大概知道原因 只是没想到他会做得这么绝而已 然后就问他真的一点我们的事情都不知道吗 他说不知道 我说yk什么也没说吗 他说没有 然后我问 难道对我和他的事情一点感觉 一点疑惑都没有 他说有一段时间觉得我喜欢yk 后来又自己否定了 然后我笑是不是我藏得太深了 告诉他时间点是对的 然后断断续续随便说了一点 说到和大一暑假那个时候很像 说不想影响和受受的关系就没告诉他 但是没想到yk真的一点都没说 我告诉受受 我应该不会把他加回来了 那个时候那么努力 现在做不到了

我问受受 如果我和yk就这样了 他还会和我做好朋友吗 他说 会啊


认识近五年 喜欢近四年 第一次跟自己说 忘了他吧

就像注定了的一样 故事从哪开始的就从哪结束了 只能当你没有存在过我的生活里了 

想删掉所有的联系方式 去掉所有的痕迹 

你送给我的 会全都还给你

我应该忘了你 可是你不应该忘了我

我们 就这样算了

时间会放过所有人


评论

献给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