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克斯的电影里说 梦中梦到的人 醒来就要去见他

昨天和受受约时间 他说周日要高中同学聚会 中午可以一起吃饭 我说好 当时心里有点希望 能蹭到晚饭的话是不是能见到他 一直觉得能接触到他的同学 就算终于又能往前迈一步 昨天夜里翻来覆去没有睡着 不知道他的生日礼物怎么办才好 拿出手机来看看 一点多终于睡过去 到了后半夜 开始做着和他相关的梦境 和他走在一起 决定着去哪吃饭 自己走在他身边 小心翼翼地带着侥幸伸出双手 慢慢地挽过他插在裤袋里的胳膊 向他那边靠近了更多 接着感觉到两个人的手臂都僵了一下 我的是紧张 他的是停顿 然后就是靠着他肩膀感觉到的衣服传来的柔软 紧接着由于闹铃醒过来 马上被摁掉 再立即迫不及待地闭上眼睛想继续投入梦境的怀抱

连续十几天的混乱梦境 睡不好的感觉在他这里感觉截了止 明明也是做梦 却睡得很安心


收拾好自己 想着万一要是有一起吃晚饭的机会 绝不能像之前一样毫无底气的准备 挑衣服挑了很久 希望连连好运 从出门前到一路上 心里都在不住祈愿 求求你 请让我见见他

中饭和受受还有他们共同的一个同学一起 还有他的女朋友 那女生来自北方 坦诚可爱 有点天真却很体贴 中饭吃得很满足 也没有觉得任何不适 大家聊天也能从东聊到西 我跟受受说家里两天没人 自己要解决四餐 受受让我和他一起去吃晚饭 我说没有关系吗 你们都是同学 他说没有关系 yk他女朋友也在啊 我心里是万分开心的 表面上没有显露声色 却有万分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的心情 坦然接受了

四个人到看电影之前的聊天偶尔聊起他 句句都不经意到了心里

我问受受 听说yk的胸肌练得很好了啊 受受说不知道 那个男生啊了一声 说了句疯了吧 大家都笑了

偶然说到整容的事情 受受说去找yk呀 他要学整形 另外两位啊了一声 笑了 男生说总感觉 女生说总感觉不太安全 我说整容是不是按着医生的审美来 受受说yk的审美 大家意会了一下 笑起来

我跟他们说yk的女朋友是不是比他高 他们说矮一点点 我说有人说他们两走在一起女生比男生宽 他们说因为yk本来就肩膀窄 我问yk以前的女朋友和这个像吗 两个男生笑了说不像不像 女生说女朋友不是同一类型的吗 他们继续笑说什么类型的都有 萝莉啊御姐啊可爱啊...


看完电影后和他们道了别 受受的微信传来消息 看见他们群里他发来消息 我们去哪里吃呀 我在旁边看到 笑出了声 搞得这么可爱是干嘛 接着用奇怪的语气模仿了出来 受受笑了下 说因为他女朋友是这个语气 他也变得这个语气说话了 我在旁边听着也没有说什么 我问了一下受受晚上吃饭的情况 他说yk在上党课 应该是陪着他女朋友一起 然后就给他打了电话问他在哪 他说在附三 说到晚上去哪吃的问题 本来说去王府井 接着受受说了一句我就在奥克斯 然后挂了电话之后我问他 他说来奥克斯吃饭 我笑了笑 第一次中饭晚饭都在这里度过 受受说他也是

我拉着受受去逛超市 他说yk反正也不会这么快赶过来 逛到一半的时候 他打来电话 问我们在哪 受受说在平和堂下面的超市 我问受受他是到了吗 受受说应该是 我说那让他们等着吧 反正小情侣在哪都不差事做 受受就笑了 后来我们逛到蔬果生鲜那里 我刚绕过拐角 看见受受停在那里 看着出口那边 和谁招呼的样子 我疑惑他停在那里 便走过去 转头也看向那边的时候 恍然看见他笑着朝我们走过来 穿了件深蓝的长袖t 一条颜色好看的牛仔裤挽了裤脚 我有点惊慌却也惊喜 他看着我也是有点惊讶的样子 受受说他怎么一个人 女朋友呢 他说她回家吃饭了 然后问我们逛了什么了 又说再逛逛吧 反正还要等人

他朝蔬果柜台那边摆着即食冷藏食品的方向走去 一边说着什么什么好吃 我们跟着过去 他指着冷藏柜里的海鲜说这个很难吃 我说这个看起来就不好吃呀 他转了转说那个寿司在哪 我指了另一个方向 说寿司不是在那边吗 他走过去 弯着腰挑选 犹豫着要不要买 举起某一个做成三明治的样子的 说这个还可以 几经纠结 说了句要不要晚饭吃 又说算了 就起身来 三个人转身往前面走 他看了看购物篮里的东西 翻了翻袋子 说了句我就说受受怎么会一个人来逛超市 我就在前面笑了笑

他说要买挂钩 走到那里 他和受受挑来挑去 我问挂什么的 他们说挂拖把 几个人在零食柜台走了走 到进口食品那里 他指着黄色盒子的饼干说这个很好吃 我说是的 蛋卷最好吃 他说啊 他觉得另一个最好吃 接着就走到酒类柜台 他看了看ak 说到现在还没有喝过男人的鸡尾酒 后来出了超市在电梯上 他走在前面 返身过来将袋子递过来说帮忙提一下 我和受受都伸着手 还是硬生生被我抢了过来 手指都擦肩而过

他来的时候就在说外面很冷 幸亏包里还有件衣服 又没有带伞 我说你不是开车了吗 他说没有开车 车他妈妈开去有事了 之前在等他的时候 受受说等下回去我可以坐他的车 他回附二 后来他说到他晚上回学校 我说我可以和他一起 受受说顺路吗 我家不是住在星沙吗 我顿了一下 说他不是没有伞吗 他接过话说没事类 我说反正我也要去河东

后来等到他朋友来  他们三个坐在店门的椅子前 受受给那个男生介绍 说我是法学院的 我说大学同学 然后受受说 就是那个 yk很久以前提到过的那个... 话还没说完他自己也开始笑 那男生好奇地看着我 我更是不敢听下去 心里猜到估计就是说我就是那个考试找他要号码的女生 捂着脸转过身 又转回头向受受说这个梗可不可以不要再提了 余光看见他坐在旁边脸别向另一旁 笑得也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受受马上说 这是个很老的梗了 我连忙说对对对 后来吃饭之前 他说要去卫生间 我说我也要去 忙跟在后面 走在他身后一点 捂着嘴是因为有点想窃笑 他突然疑问语气的啊了一声 像是没听清我说了什么 我有点茫然就诶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什么尴尬破解了吧 他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 像那种很久没见却傻傻的开口不知该怎么说的心里却还开心着的朋友 他问我 诶你是不是快毕业了 我说你怎么总是惦记着我毕业这件事 他笑说当然要惦记啊 然后就问我准备考研吗 我说我出国 他说哦对你出国 我在心里默默地叹气了这记忆力 每次问的都是相同的问题 只能轻轻说了句 你这记性.. 走到新文华门口 他说其实吃这个也可以 我说啊觉得新文华不好吃 他说不好吃吗 我嗯了一下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 路过金牛角王 他说果然还是应该吃金牛角王 我说你还可以换啊 他说算了这样不太好 我说不过我觉得金牛角王还是以前做的比较好吃 他说他也觉得

吃饭的时候他们三个学医的聊了很多 我偶尔地插句嘴 因为热他把外面的衣服脱掉 露出里面的川久保玲 他说他现在都不敢吃牛肉了 觉得一吃就长痘 一停就好点 他同学说是觉得上次还好的样子 我说可是你以前也吃牛肉啊 也没这么严重吧 他说会不会是心理作用 他用手把下火锅的菜倒进去 我猛然说了一句 你手干净吗 他哑然一笑 他旁边的人说 他就喜欢用手吃东西 夹菜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跟我说 是不是我不吃牛肉 我皱了下眉头说我怎么会不吃牛肉 我说我不吃猪肉 他在那边说他女朋友也是 她说有股猪的味道 说着就笑了起来 他身边的那位说到之后实习的事情 他劝他找点关系让女朋友和他同学在一个医院见习 说当然要在一个医院呀 又说到他想要保研的事情 考研太难太麻烦 他把他买的蒸汽烟拿出来吸了一口 受受说很不喜欢吸尼古丁烟的人 他说他也是 班上没有一个抽烟的 我却心下一片哑然 后来他们聊到去日本的事情 受受回头问我一句 你一起去吗 我很惊讶地说你让我和你们一起去 受受转头就笑了起来 可是另外两个人却没有做声

其实是很稀松平常一顿饭 只是看到他更多的样子 感觉又了解得多一点 没有那种长长的距离隔阂在面前的感触 但也并没有多快乐 忘掉了很多并没有什么重要性的情节 也没有记住多少对话 只是火锅的氤氲里 我就静静地听着他们谈天 偶尔插两句嘴 也不敢看他 大多数的时间里 目光都在锅里 勺子上 还有别人的脸上打转 却也还是在仅有的几次勇气里 看见了他漂亮的眼睛 可是即便并没有多幸福 这样能接触到他真切一面的时间 花多少我也愿意长久停留 但是很庆幸他女朋友有事没来 我想这也是老天的刻意成全 就连他吃饭时偶尔和她相关的那几句玩笑 说完就像往我心上扎了一下的一根针 分明的疼了一下 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后来明白 以前觉得自己可以在他们恩爱的面容前保持镇静的笑脸 其实都是一时意气的逞强 其实应该更呆不下去吧 所以怎么还能期望和他一起去日本 四个人的饭局里 三个人一无所知 我一个人做着故事中人抱着所有的情绪 压抑着冲上心头的尴尬 怎么做无事人


后来吃完餐厅送了两张券 我们都没有人要 本来走出了门 发现他没有跟出来 回头发现他站在旁边的桌位上 把那两张券给了他们 那一瞬间明白我很喜欢这样的他 喜欢他这样贴心又善良的样子 后来几个人走在外面准备打车回家 受受问我跟他一起吗 我说嗯 他也没有说什么推脱的话 他说先打uber 然后回家拿车好了 他们就说让他顺路把他们送了 他打着电话往前走 过马路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提醒他安全 只好在某一刻拉了下他的包喊着诶你慢点 然后在一条路上 他走在前头 右边有车走在他后面 后面的男生叫他的名字 我只好忙走上前去把他往左边拉一点 受受便叫了他一声走到他身边来 uber的车来了之后我坐到了他旁边 温度传过来 只好说了声不好意思 司机说定了uber 之后要保持手机畅通 刚打了很多个电话在忙 想起他刚刚在和他妈妈打电话说要车 车里几个人也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的我 脑门一冲急忙辩解到说他刚刚在有急事 他便接了句刚在打电话 不好意思 后来受受和那个男生都下了车 一路上我们也没有说什么话 他和司机偶尔说了几句话 我看着外面 说了句以前感觉你家没这么远 他说其实也没多远 我说感觉从那里笔直过去就到了 后来uber驶到小区门口 我看着那条路 哪怕是晚上我也认了出来 熟悉的感觉就这么涌上来 我在那条路上和他走过两次 一次是晚上来借衣服 一次是六月他生日 仿若过了好多年

到他家门口 下车后 他说你就在外面等一下吧 我说好 站在他家门前的阶梯上 突然感觉那扇门晃了一晃 接着一个黑影跑了出来 看清时发现是一条通体黑色的小狗 想起以前他发过的照片 估摸着是他家的小熊 眼看着它跑下来 以为会在我脚边嗅一阵 却见它直接奔了下去 正好uber的车调完了头往前走 速度并不慢 小熊眼看就在车前 我一时心急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车听到后猛然踩住了刹车 然后跑下阶梯 想让小熊过去或者回来 小熊看到车停了 想往另一边跑过去 我想这下应该没有关系了 就说了句没事了 车也开始开动 但又怀疑司机并没有看到它 等它往左前方跑的时候 车子又往前开 我又急忙喊了句等下等下 正好车速又慢了下来 我在旁边边看着小熊边说不好意思你注意点吧 车子开走后看到小熊往旁边的车库门里跑了过去 一片阴暗根本看不到它在哪 我往那边探过去 就看到它跑出来 往我的方向跑过来 印象中觉得小熊还是带凶的 往后退了一步 它到我脚边 好像也没嗅 想探过来 我退了两步 微微低头 看见它抬起脚来跳了两下 像是想往我身上跳的样子 但是够不着 就停了一下 往他家车库跑过去 转身又往另一边跑走了 我探头也看不到了 小熊跑出车库的当下正好车库门开了 他把车灯打开 我走过去看见他在里面招手 我上了车 坐下不久他就转了方向盘把车开出了门 我有点心急担心小熊 就转头跟他说你们家的狗往那边跑了 等下它自己回得来吗 他一下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我说是你们家狗跑出来了吗 一条黑色的 他顿了一下 说啊 不会吧 难道是门没关好吗 车速当即也慢了下来 我说刚在门口等他的时候就看见门开了一下 然后就看见狗跑下来了 那辆uber在走 差点就轧到了 我就喊住了 刚刚它往那头跑了 没看见了 他急了一下 说那就是门没关好 我说要不要去找它回来啊  他便拿出手机 说打个电话给阿姨他们吧 我说要不你把车停下来吧 他说没事 电话接通以前又跟我说了句安全带 后来他妈妈接了电话 他说妈妈 门没关好 小熊跑出来了 听到那头他妈妈有点急切的声音 说你怎么不关好门 那张门就是那样子的 他说他没想到 说等下小熊回来让他妈妈给开下门吧 他妈说好 让他慢点开车 说完电话之后 我问他小熊自己回得来吗 他说肯定啊 我说我当时看着觉得应该就是你们家的小熊 要注意一点啊 真的差一点就被轧到了

现在想起来 当时真的是有点着急的 第一次见到的小狗 以为会朝我叫 紧张的时候就想直接打电话告诉他小狗跑了出来 后来看到小熊往看不见的地方跑走了 怕它碰上车辆 才在车上跟他说时都是那么急切的语气 那条小狗据说和他一起长大 我看着它的时候有点害怕 它没有朝我吠 只是在我面前向上蹦了两下 不知道是因为我帮它挡下了危险 灵性中对我感谢又并不厌恶 还是知道我这么喜欢它的主人 一定不会伤害它和他 所以 它在我身前蹦那两下的时候 虽然有点害怕 却也觉得很可爱啊

他说把我的东西给我 我就想起来他说的是上次说的西班牙的礼物 他伸手拿出来递给我 我接过 小心翼翼的 也看不出是什么 觉得很开心 他说还有一样 我也是小心接了过来 当成了宝贝 不愿马上打开 轻轻放在包里 掩不住的笑却又不敢笑出声 后来回家打开看 一个音乐盒 一个傻傻的冰箱贴 冰箱贴打开的时候笑出声来怎么这么难看的东西 把音乐盒转了几转 觉得那声音真是好听又幸福 就像今天晚上

后来从他家出来 他开得有点快 我说你开慢点吧 他说没事 第二次坐他的车 有些不习惯 还有紧张 本想把窗户打开一点散掉身上的气味 但是又怕他冷 又马上关了起来 路过王府井的时候 我说王府井开得蛮大 他说购物商城不都是这样 然后换了手机蓝牙听歌 换到一半转过头问我 要听你的吗 我说听你的就行 干嘛要听我的 然后就听到音响里慢慢传出音乐 第一首歌我觉得分外好听 他问我不用回学校吗 我说我已经没有住在学习了 他有点讶异 说为什么不住学校了 我顿了一下 说我住在学校睡不好 后来过了隧道到了河东那边 问我考了驾照吗 我说在考 他说到科目几了 我说还差科目三 他说科目二过了吗 我说是的 他说一把过的 我说对呀 一百分哦 他说了句厉害呀 他说只能把我送到附二对面的通程那里 他要去那里拿点东西 我就在那打uber回去吧 我说好 一下子没想起通程在哪  问他不是妈妈的包落在科室了吗 为什么要去通程拿东西 他说健身房在那里 有些东西在那 我说你在那健身 他说是的 那边有游泳池 人也比较少 后来通过一条比较堵的路 我跟他说我们毛概老师的女朋友也在附二上班 还谈了十年异地恋 他说毛概老师学的什么专业 马克思那种吗 我说是啊 他说那都是学些什么 后来问起我这学期有几门课 我默默数了下 他说你说出来哪几门就好了 我说六门 他说那还蛮多的 我说有分1到9周这种 他说你们是有期中考试吗 我说不是 他说那学的什么 我就一一念给他听 他说医疗卫生法就是学医疗官司那种吗 我说也有吧 断定你们医疗过失什么的 不过很少 没学到过什么医疗案例 他说那学的什么 我就分民事和刑事的告诉了他 他回答说感觉医疗案例应该挺多的 途中走一段路时 他走右边车道 往前走时加了速 前面那辆车正好往右走来 他开得快 我紧张 他踩刹车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呼吸被提了起来 立马握住了手把 过了后听到他轻声劝慰别紧张别紧张 我说不出话来 哭笑不得 后来说你每次都开得这么快吗 他说也没有啊 过了几个路口的时候 他还是保持着那个速度 我只好在心里掂量了几百回合 在一个加速刹车过后 轻声把话说了出来 带了点小心的语气 跟他说 你以后别开这么急吧 好担心你出事的 后面那句说得格外轻 怕他尴尬 沉默了一下 他在那边轻轻回答说没事 语气很轻但是却很温柔的应景 他说他爸开车开得更快 他坐在上面都觉得紧张 我说我爸也是 这样也不好 还是慢点好 心里想的 都是希望他能安全一点

后来到了下车的时候 我把安全带松开 跟他说谢谢 准备开车门的时候很轻的跟他说了一句注意身体 在心里盘桓了很久的关心像这样光明正大地告诉他 接着就听到他在身后也回了一句很轻的嗯 那感觉就像温柔平和的长电影 一切都很轻 说下来的对白 都是藏不住的缓缓流水一般的感觉 连他的回答的语气 都让人像找到了王家卫 

可是 我都没有敢在最后开门之前 回头认真地看他一眼

在车上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沉默的 夜色却变得比平常都还要显得分外好看 听着音响里的歌 听着他哼歌的声音 偶尔转头看看外面的流光溢彩 带着光亮整个画面都像抒情电影里般的晃荡 偶尔对着车窗扯起嘴角笑笑 仅有几次敢转过脸来看他开车的样子 侧着脸 或者在说话 或者在看窗外 车内没有光 只有车外的光亮打在他脸上 朦胧又触动 有一次转头看见他抱着胳膊背对着我看窗外 那一瞬间很希望从背后靠上去 情绪上来就悲喜添半 整个路程 心里哭哭笑笑好几回 想一直坐在他旁边 想一直能坐在他的副驾驶上 想就这样待在他身边 和他在车厢里做情侣该做的事情 一路上不敢和他言语 不知道该如何拿出天赋交谈 导致了两个人在一起的半长不短的沉默 可我也觉得很适合 并不愿打破它 只是 他拿起手机来看到女朋友发来的微信 笑出了声的样子 安静的车厢里却让我格外不知如何是好 我知道我不能在他面前提女朋友 提了两个人都不会有愉快地交流 但是那样有些显得宠溺的恩爱和开心 是给我心上沉重的一击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走在路上的时候 应该在看到右边有车的时候不是只拉拉他的包 应该马上跑到他身边去挡着 时至今日 我连轻松说句话让他笑起来的技能 都挖不出了


可是我想我们就是这样的吧 这么多过去以后 我变得安静了很多 也胆怯了很多 没有了天高地厚不知廉耻 留下了很多东西都藏在情绪里的习惯 在他面前 不敢声张 不敢失望 甚至都会在坐在车上的时间里 怀疑着他知道我还喜欢着他吗 那两句将心思袒露出来的关心 被我说的轻声细语 一别从前的讥讽方式 将他女朋友就这样隔绝在了车厢的外面世界 带着唯一分量的勇气很轻的说了出来 像是完成了一桩心事 想要这样将给他的关心都能亲口告诉他 惊讶的是被他听得清楚 却也不能确定 也惊讶他没有沉默 更安心和欣喜 他就那样轻轻又温柔地回了话 像是怜惜这点感情 又像接受了这点细腻后以同样的温柔来回报它 这样温柔时候的他 像是我日日夜夜梦里的他

所以 我也并没有太大的遗憾失去了在他面前的当初的兴奋 如果是以前的我 一定能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说不定也能和他女朋友的调侃技能不相上下 可是我想了一想 更喜欢现在这样的自己在他面前 带着满身的温柔和和平 虽然不多说话 抛弃掉寻常的笑闹 可是每句话说出来 连语气都带着想要让他觉得平和的轻 不会有争吵 也不会有不愉快 整个车厢 就这样被温柔了下来 衬着窗外的流光夜色 我觉得我就像这样站在他的生命里 既是命运 也是幸运 在有人为他的生活添上可爱的调剂时 给他快乐时 我希望我是那个给他的每一字句都是温柔的人 希望我为他做的每一件事 都是出于沉默却浓重的感情 温柔地为他用尽我身上每一升血液 却又带着这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方式贯穿全身 希望能就这样沉默又柔和地 站在他身后 为他遮风挡雨 化雪扶春

可是还是有难过的 怕他和这个女朋友就此牵手一生 那我是长沙再也留不得的 真真切切感受到虽和他离得这么近 却还是有巨大的无奈横在中间 不是距离的隔阂 而是让人站在这里却手足无措的阴差阳错 开车门的瞬间觉得风就是眼泪 直接涌面而来活在脸上 回家听到何韵诗的歌 听到那句其实你我这美梦 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便笔也提不起 哪怕一时贪欢 终点还是要下车的 不能做梦 梦是要醒的 不应该靠着这一路温情慰劳自己 再如何好的对白 都只能算是错过的补偿 回家路上一路有点失落 觉得如果在一起该多好 也总觉得有什么万分不如意 不止没有在一起这件事情 可我却还是很想为他留下来

就像走来走去 始终还是觉得他更在我心


他像天上的云雨 地上的岁月

他不记得我要出国 不记得我不吃什么 也不会记得我以前做过什么 我却记得他明明喜欢吃牛肉 知道他妈妈要给他上诊断课 所以当他在饭桌上提起的时候 心里有点得意 我记得到他家的那条路 记得进大门后要右拐 记得是41栋 所以车开到那里时我一目了然却又满心亲切 我记得小熊 所以才会在看不清楚的黑暗里担心它 他当然不知道的是 他不记得关于我的所有的东西 我却清楚的记得他所有的一切 哪怕就是一眼 提起来我就能给出最准确的答案

晚风打在心里 听到容祖儿唱着破相 快乐再光临 可惜我没能力重生 几度想要流泪


评论

献给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