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高三那一年 上学期过后不久大家都在为自主招生的名额准备着 我爸让我去参加中南的科技活动 通过了就能拿到中南自主招生的名额 说实话那个时候对中南的兴趣少得可怜 只是被父母督促着抱着去玩一玩的心态 轻而易举地拿到校荐的表格 然后就带着能翘课的开心去了这个我最终还是进来了的学校

那天是12年11月24日 阴沉沉的天气 

真正认识他是11月25日 正好我的17岁生日刚满一周


活动举行两天 第一天开会 第二天考试 

早早的被爸妈领了过来 在大家都走进中南礼堂准备开会的时候 也就早早地坐在了右边的位子上 玩着手机再加东张西望 离开会快要开始的时候 突然看到他和另外几个人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隔了那么远就注意到了他一个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留下了那么深的印象 整个礼堂人声鼎沸 他走在那几个人的最后面的样子 只有他一个人慢吞吞的 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随手就找了个过道旁的位子坐了下来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 在人群里不小心一眼看到的时候 心里想的是皮肤好白的男生 看着他完成走进坐下那一整套动作 心里一下就记住了 哪怕到了现在 闭着眼睛好像也能清楚的想起那些连贯的画面 只是那个时候 以为就是路人

第二天的英语考试 禁止带手机进入教学楼 于是手机放在爸妈车上 跟他们说五点四十下考 可是等我完成口语考试急忙跑出大门的时候才发现 离五点四十还早得很 一个人站在玻璃大门前真的很无聊 突然地很想找人说说话 可是周围别人都是成双成对 根本插不进嘴 抱着围巾水杯站在那要叹气的时候 结果眼光一转却发现他也站在门口 离我就几步的距离 也是一个人的样子 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不就是昨天那个皮肤很白的男生吗 有点胆怯但又很高兴地纠结了一阵子 唐突地走上前去的我 直接站在他面前 带着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巨大勇气 仰着头看着他坚定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那个 你也是一个人吗

他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别的地方的眼睛突然又一下转向面前的我 顿了一下 用手指着自己很讶异的表情 像在说“我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马上惊讶地笑起来 点了点头说了句是的 捂着嘴巴 有害羞的样子 一双眼睛笑起来闪亮闪亮的 像星星一样 

他笑起来真心好看 反而怔住的是我 只要每次想到这一刻 希望所有细节都没有被遗漏 希望能回到天气阴沉却被开心灌满的那一刻 怎么说才好 每次和他们说起这一段 自己都要笑起来 是有幸福的

然后我站到了他旁边 两个人开始闲聊 如果能把整段对话都记得一清二楚 现在应该能把快乐连带着回忆一遍吧 可我只能清楚记得我们两并排站着 说话的时候望着前面空阔的道路和灰色的天空 我偶尔侧过头看一看他 交织着我轻快的语调和他温和轻柔又好听的声音 我说考得怎么样 他说感觉考官没有太听懂他说什么 我说我觉得我也是 我问他是长沙的吗 他说是 我说哪个学校 他说麓山 我哦了一声 他问我 我说我是南雅的 他说我是校荐的 岂不是成绩很好 我一下不知道怎么推诿 后来我问他叫什么 他说他叫杨开 我说哪个开 他说开心的开 当时心里觉得这个名字是好听的 却语塞地说了句 一个简单又好开朗的名字 他在旁边说是的  

他问我:”你想考中南吗?“

当时的我看着冷冷清清的校园 无所谓地说了句类似于随便的话 

我便问他:”你想进中南吗?“

他说:“我想,我想进中南医学院,我想学医。”

听到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觉得很棒 虽然不记得他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了 却会记得他说这句话的语气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的坚定又认真的语气 恐怕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吧

后来估摸着时间不早了 却有点不舍他陪我聊了这么久的缘分 结果人生中最大胆的一次行动就给了他 第一次向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主动要了号码 这件事情在刘紫煜的人生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想了想 转头跟他说 把你手机号给我好吗 本以为他会拒绝 没想到他答应了 说了声好 他习惯性地把手伸进口袋 却发现手机不在 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我就是个任性又没心的傻子 想了想就毫不留情地把手上的围巾和杯子都塞到了他手里 然后从包里拿出笔和中南大学科技活动的手册 他接过来 拿着笔在手册的封面一角写下了号码 我探过头去 居然特别闹腾地跟他说 你傻啊 写在封面上会花的 (现在想起来觉得那个时候真的很无礼抱歉) 然后他默默地翻了页在内页又写了一遍 心里当时是开心得不得了的 直到现在那个被写了两遍手机号的手册还被一直放在房间里最珍贵的地方 后来有一次清东西时不小心找了出来 看着上面的笔迹 愣愣的却有点想哭

后来看见我爸的车开了过来 我跟他说我爸来了 我先走了 于是道了拜拜便往前走 走到一半的我不知道着了什么魔  想要回头看看 于是就回转过半个身来 看到他还是站在那里 安安静静地看着我 我就举高了手挥了挥 再继续往前走 开门上车的时候发现他正好被划在我爸的车窗里 我爸看着他 我坐上来的时候也看着他 

车开动不久 我给他发出了第一条短信 “你好 我叫刘紫煜”


见面那天始终是想要被记住的回忆 过于有纪念意义 他白净的样子 轻声地说话 覆盖了那一刻冬天的阴冷 这是故事最美好的开头 被反复捉拿 是我们过后所有时间的起源 是17岁里好不容易的珍贵 一想起就会有的那种开心的感觉 连带着他整个人 都以一种明亮的姿态出现在那个冬天里 我希望我永远记得那些场景 我跟他提过很多次这些时刻 第一封信还有那封表白 我说我哪怕再回头一遍也没有抑制冲动的可能 现在觉得 再来一遍 我还是宁愿我能在茫茫人海里注意到他 能大胆地走上前去向他说你好 能带着一生只有这一次的勇气去向他索取开启这漫长故事的钥匙 可能不能被原谅的是我们自己 但是故事和回忆本身 是没有对错的

我还是心怀感谢的


那天回到家里 想起第一天所有参加比赛的人都有合影 连忙掏出那张照片 长长的一卷 摊开来里面有很多人 看了半天 才在右上角的最后一排里找到了他 认真地看了看 照片上的男生傻傻的笑得可甜 

于是在lofter上悄悄记下了好几行字 

“我的视线里 只看见了那个灰色外套笑得很好看的人 还有二的要死的我自己 就因为这个 我很舍不得 我们却相遇了 多难得”

后来有一次和受受散步 他告诉我说后来他参加完科技活动回到学校 跟他的朋友们说那天有个女生找他要了号码 吓死他了 他们就问他 那个女生长的好吗 他说 还可以


评论

献给那个人